德澜文库

【聚焦】曾是“中亚的巴黎”,如今被战火包围
2018/07/12
分享人:匿名
分类:生活休闲
更多
阿富汗的“黄金时代”一去不复返。

高雨潇 · 2018/07/12 12:02评论(0) 收藏(0)

周二,阿富汗又遭到了两次自杀式爆炸袭击,至少15人死亡。上周,在一次袭击中又有19人丧生。这三起袭击中,塔利班声称对两起负责。

周三,美国总统特朗普将前往布鲁塞尔参加北约峰会,此前多次在推特上向北约成员国喊话,称美国比其他成员国在军费上花费更多,对美国实属不公平。于是就在北约峰会前一天,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宣布英国将在阿富汗加派400支非战斗军队,将驻阿富汗军队增加到1090支。

在驻兵最多时,北约及其联盟组织曾在阿富汗驻兵一万三千支军队。

说到底,都是在参与阿富汗战争。

先不看阿富汗如今的模样,上世纪三十年到到七十年代间被成为阿富汗的“黄金时代”,那时阿富汗的首都喀布尔被称为“中亚的巴黎”。

虽然并不能算是富裕的国家,但阿富汗能建起自己的高速公路,也能在边境守卫自己的国家。虽然那时是国王默罕默德·查希尔·沙阿统治,仍是君主制,但阿富汗却呈现出现代化和民主化的趋势。比如女士不仅接受大学教育,有些还会穿着西方样式的短裙去上学。

这条公路连着喀布尔和伊朗边界的城市马什哈德,是上世纪前半叶建的。如今在战乱中已经完全被摧毁。

 

两名阿富汗女医学学生(左、中)正听她们的教授讲解一个人体部位石膏板。照片拍摄于1962年。

 

1962年的五名阿富汗女人的街拍。那时她们既可以皈依伊斯兰教,将自己从头到脚遮盖起来,也可以选择穿欧式风衣。

 

八十年代,最后一任国王已经被推翻,君主制也废除了,前苏联扶持的共产主义政府当政,又在抵不住美国资助的反政府圣战分子的情况下,前苏联入侵。

一名阿富汗女老师正在职业女校指导课程。在亲苏的共产主义政府当政的14年间,虽然伊斯兰教仍是阿富汗的主要宗教,但女性有了更多的机会和权利。在后来1996年到2001年塔利班政府当政期间,女性被禁止参与到公众生活,不能接受教育,也不能外出工作。

 

这是一张1981年的照片,喀布尔的大街上车水马龙。此时,前苏联已入侵阿富汗近两年。

 

同样拍摄于1981年的喀布尔。女人可以选择自己的装束。街边的橱窗也颇有商业气息。

 

一张拍摄于1981年9月的照片。两个前苏联士兵被阿富汗反抗军抓住。这两名俘虏告诉当时的记者,他们将因为拒绝皈依伊斯兰教,不能在伊斯兰法庭审讯而被处死。这样的照片在摄影技术发达的今天反而不多见了。法新社驻阿富汗首席摄影师 Shah Marai 生前曾说,他必须用纱巾将手上的小相机包裹住藏起来,不然被塔利班士兵看见会非常危险。Marai 小心翼翼,却还是在今年4月30日,在一次针对媒体的自杀式爆炸袭击中丧生。

 

塔利班在普什图语(阿富汗官方语言)中是“学生”的意思,这里也就是指伊斯兰教的学生。在美军扶持的圣战分子赢得长达十年的阿苏战争之后,1992年,苏联扶持的默罕默德·纳吉布拉政府垮台。两年后,希望以伊斯兰教法治理阿富汗的塔利班兴起,1996年夺得政权。

1996年到1999年,塔利班掌控了阿富汗全境96%的罂粟田,靠鸦片的收入支持他们大部分的军火开支。而截止到2005年,全世界90%的鸦片产自阿富汗,这些鸦片多数被提炼成海洛因,销往欧洲和俄罗斯。

塔利班和当时基地组织的领导人奥萨马·本·拉登走得较近,本·拉登也是塔利班的资助者之一。2001年恐怖分子发动9·11恐怖袭击。在美国本土上第一次遭到外国势力的袭击,且光死亡和失踪人数就达到2977人。这一巨大惨剧,竟没有恐怖组织声称负责,异常不像以制造恐慌、打击报复为目的的恐怖组织的通常作风。在全国上下恐慌的情绪下,虽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本·拉登的基地组织为幕后黑手,小布什政府仍然将基地组织高层作为通缉对象,给悲伤的美国人一个情绪的宣泄对象。

塔利班领导人随后拒绝了小布什政府在最后通牒中提出的要求,即把基地组织高层人员交给美国。塔利班要求美国提供证据,并让他们自行在伊斯兰法庭起诉本·拉登。于是,被拒绝的美国在2001年10月7日宣布侵略阿富汗,理由是,要逮捕本·拉登,并报复塔利班的包庇行为。

十年过去后,2011年5月1日,本·拉登被美军击毙。随后,美军、北约各国军队及北约领头的驻阿联军陆续宣布撤军,制定撤退计划。但正因为在阿富汗干预了太久,阿富汗政府没有能力单独对抗塔利班,联军始终无法完全撤退。

三年后,2014年是撤退的关键一年。美军宣布主要作战计划将在这一年年底结束,同时英国也将最后一个基地交予了阿富汗军队。截止至2014年,美国共在这场战争中花了6860亿美金。北约及其联盟军队仍在阿富汗驻留的军队称作非打击部队,意在培训、帮助阿富汗军队抗击塔利班,而非主要作战军。

但无论如何,阿富汗都失去了往日的景象。

 

照片拍摄于2015年1月12日。19岁的气球小商贩 Arash 边走边寻找顾客。Arash 的气球5阿富汗尼一个,合人民币不到5毛钱。如果生意好的话,他每天能赚28块左右。虽说从2001年美国入侵阿富汗起,塔利班势力衰弱,阿富汗经济有明显增长,但世界银行的报告中显示,2011年仍有35.8%的人口低于阿富汗的贫困线,阿富汗也需要长期的国际资助来解决经济和低收入问题。

 

照片拍摄于2013年8月8日的喀布尔。两名阿富汗青少年在玩玩具手枪。同一年,因为北约陆续撤军,塔利班攻击趋势如复苏一般,以及阿富汗政府与其对峙,平民伤亡率在前半年上升了23%。

 

孩子在喀布尔一块墓地旁荡秋千。照片拍摄于2013年7月31日。

 

照片拍摄于2014年7月17日。在一次塔利班袭击喀布尔行动后,阿富汗情报局人员用枪指着塔利班成员的尸体。

 

照片拍摄于2006年1月4日的喀布尔。一位妇女走过白雪覆盖的墓地。在冬天来临的时候,许多阿富汗人无法为自己的家人提供食物,也很难找到栖身之处。

 

照片拍摄于2015年9月22日,喀布尔。古尔邦节前,这个小男孩扛着一头羊去市场。

 

照片拍摄于2016年2月1日,喀布尔。当时只有五岁的 Murtaza Ahmadi 是梅西的小球迷,身穿撕成蓝白条球衣一样的塑料袋。同年12月,梅西安排与 Murtaza 见了面。

 

照片拍摄于2015年8月7日,喀布尔。当天,一辆装有炸弹的卡车炸毁了这处集市,导致至少7人死亡,过百人受伤。阿富汗警方在此地值守。这是继塔利班领导人穆罕穆德·奥马尔死亡后,塔利班对首都喀布尔的首次主要袭击。

 

今年3月21日,在喀布尔大学前,阿富汗民众和青年上街庆祝波斯新年,ISIS 在人群中发起自杀式袭击,导致26人死亡,塔利班否认参与此次事件。图中,在袭击中受伤的女人在医院接受救治。

 

照片拍摄于2018年4月28日。童工在临近与巴基斯坦边界的贾拉拉巴德的煤矿地工作。

 

照片拍摄于2018年4月9日。一位阿富汗农民在罂粟田里收获鸦片汁。美国在战争中花了几十亿来阻止打击毒品生产,但阿富汗仍是全世界罂粟的主要生产地。

 

照片拍摄于2017年2月28日,喀布尔。公共卫生工作者给一名阿富汗儿童小儿麻痹疫苗。现在,小儿麻痹只有在阿富汗,尼日利亚和巴基斯坦仍没有得到普遍防预和治疗。

 

图片来源:法新社

 

界面-影像

Copyright ©2010-2014 Data-Land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隐私保护 德澜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314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