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澜文库

小米跌宕八年奋斗史 寻找价值远比执着估值更重要
2018/07/14
分享人:匿名
分类:科技
更多

7月第二周,北京下了一周的雨,小米霸占了一周科技圈的热搜。

跌宕八年奋斗史,是雷布斯“互联网梦”的坚持。

雷军的互联网梦早在小米之前就有了。1998年,雷军担任金山软件CEO时,就曾要求金山经理层每天花两三个小时研究互联网。

从金山的上市持久战再到如今带领小米八年奋斗,雷军始终执着于自己的“互联网梦”。

“小米不是单纯的硬件公司,而是创新驱动的互联网公司。” 5月3日,小米向港交所递交IPO申请,雷军在公开信中再次强调对小米的定位。

历经重重质疑,在上市前的路演中,雷布斯改口称,“我真的不在意小米是不是互联网公司,我更在意的是小米是一家独一无二的公司。有人问我应该给腾讯的估值还是苹果的估值,我说应该是腾讯乘苹果的估值,因为小米是全能型的。”

同时,我们也必须承认,小米希望构建的是一种互联网服务类的用户运营机制,只有像互联网一样拥有很高的用户粘性,才能带来持续的用户价值。带领小米跌宕前行的八年,谁说不是雷布斯“互联网梦”的坚持呢?

漫漫上市之路不容易,小米迎来新的起点。

2017年12月15日,港交所宣布了三十年来的最重大改革——允许未盈利或者没有收入的生物科技公司上市。

2018年4月30日,港交所新的《上市规则》正式开始执行,港交所开始接受同股不同权企业上市。

2018年5月3日,小米公司正式向港交所递交IPO招股书。

7月9日,小米正式在港交所挂牌上市,开盘价17港币,成为港股新规“同股不同权”政策下的第一支股票。

近日在港上市的新股普遍都是一上市就破发,小米也不例外。7月9日,小米上市首日开盘低开2.35%,截止收盘回到16.8港元的位置,低于发行价。庆幸的是,次日开始小米股价开始不断走高,小米市值持续上涨。

其实早在2017年下半年,随着业绩的回升,关于小米即将于2018年启动IPO的消息便已人尽皆知。漫漫上市之路不容易,作为香港资本市场的科技第一股,寻找自己真正的价值远比确保市值更重要。

逆袭不是意外,但能否形成真三国还是未知数。

2010年4月,小米创立。4个月后,小米发布了初代MIUI,一年多后发布了小米手机一代,以让业界所有人惊讶的“性价比”为主特色,杀出了一片天地。

2014年,小米以450亿美元估值成为当时全球最大的科技初创企业。

2015年下半年开始,小米手机销量不断下滑,同期,OV增长迅猛。

2016年,小米销量更是出现大幅萎缩,跌幅接近30%,只完成其1亿部年销售目标的二分之一。彼时的雷军给公司全体员工发表公开信,称“不再强调出货量,开心就好”。

但在2017年小米5X的发布会上,雷军很骄傲的宣布,“我们是唯一一家销量下滑又重新崛起的手机厂商”。

雷军在微博一直很活跃,但在逆袭之前,雷军很少转发第三方的数据。

直到去年八月开始,雷军开始接连转发SA、Counterpoint、IDC等机构发布的2017年第二季度智能手机出货量报告,仿佛是在疯狂的像外界强调小米的出货量“活”过来了,很难不让人感受到小米上下弥漫的“劫后重生”的快感。

小米逆袭后,有人说国产手机市场将形成华为、OV和小米三足鼎立的局面。但业内对小米的评价却始终是见仁见智,小米的生态模式给过小米辉煌,也给过小米不小的打击。上市不是最终的成功,小米究竟将成为“搅局者”还是“竞争者”,恐怕还是未知数。

上市是节点,但是不是结点。小米的新篇章已经开启,未来的挑战还有很多,一遍遍的去探究小米值多少钱,其实意义并不大,走过的路,反而更有价值。

驱动之家

Copyright ©2010-2014 Data-Land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隐私保护 德澜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314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