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澜文库

ISIS阴影下的摩苏尔儿童:“我砍了他的手”
2017/07/14
分享人:匿名
分类:生活休闲
更多

2017年6月29日,伊拉克摩苏尔,一个孩子坐在巴士上。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生活在伊拉克摩苏尔的伊亚德(Ayad)成为“伊斯兰国”(ISIS)士兵时才12岁。他是库尔德人,来自惨遭ISIS屠杀的雅兹迪教派。

在被ISIS掳走、带进训练营之后,伊亚德成为了一名ISIS“娃娃兵”。

“我们每天早上4点起床,洗漱礼拜。礼拜之后,我们读《古兰经》然后开始训练。训练的内容是如何埋设爆炸物。”

“埋爆炸物只是基础训练,他们说在和炸弹打交道时,你的第一个错误就是你的最后一个错误。如果我们不学,他们会用电缆抽我们。为了让我们跑快点,他们会对着我们的脚开枪。”

成为了“娃娃兵”的伊亚德随后被送上了前线,与自己的族人库尔德人作战。

现在的伊亚德14岁,成功逃到难民营的他在接受澳大利亚SBS电视台Dateline纪录片“ISIS儿童”采访时说:

“我失去了童年。”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哈迪雅(Hadya)、法迪(Fadi)和沙迪(Shadi)是三姐弟,最大的11岁、最小的只有5岁。他们和妹妹、母亲被ISIS关押了两年。

有一天,ISIS将一名眼睛被蒙住、双手被绑的男子带到姐弟面前。11岁的哈迪雅说:

“他(ISIS)对我们说‘你砍掉(男子的)一只腿,你砍掉一只胳膊,你用刀砍他的脸。否则我就把你们从妈妈身边带走,把你们都杀了。’”

哈迪雅说,这之后ISIS给了他们几把砍刀:“我不得不砍下男人的手,我砍了。”她的两个弟弟分别砍了男子的腿和脸,他们的母亲也参与了整个过程。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这段经历给姐弟三人造成了严重的心理创伤,特别是5岁的沙迪。

哈迪雅说在这之后沙迪曾拿着刀想要割妹妹的脖子。在被哥哥制止后,沙迪大叫着“我要割她的脖子,她是我的”。

还有一次,沙迪试图放火烧掉全家人在难民营中的帐篷。哈迪雅说,当时沙迪喊道:“必须要把这个地方烧了,就像ISIS说的那样。”

哈迪雅姐弟。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在接受Dateline采访时,已经进入摩苏尔的伊拉克士兵称他们经常会遇到“娃娃兵”发动的自杀性爆炸袭击,这些小孩的年龄基本都在10到15岁左右。

除了逼迫儿童参加战斗,ISIS在占领摩苏尔时还通过更改课本,向儿童灌输圣战思想。

几名学生透露,在上数学课时,ISIS教他们的都是“一颗子弹加一颗子弹等于两颗子弹”。一名逃离了摩苏尔的数学老师称,连课本上的图都被ISIS改了:用来做数学练习的咖啡杯和动物的图标被换成了机枪或者砍刀。

数学课本。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然而,摩苏尔儿童经历的苦难远远不止这些。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男子在逃出摩苏尔时偷偷带出了两部ISIS士兵的手机。

手机的聊天记录显示,来自其他教派的女孩在被ISIS绑架之后,被当做性奴或者仆人在ISIS士兵中间出售,最小的只有6岁。

其中一条信息显示:“出售女奴、13岁、非处女,身材:苗条、高。价格:9000美元。”

这名男子说,ISIS士兵会对女孩竞价,直至女孩被卖掉为止。

遭拍卖的女孩。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为了从ISIS手中解救这些儿童,志愿者在摩苏尔和ISIS“首都”拉卡成立了一个名为“解放者”的地下组织,负责把遭ISIS绑架的儿童偷运出来,送到难民营或者家人身边。

6岁的朱玛娜(Joumana)就是该组织从摩苏尔救出的儿童之一。她的双亲已经被ISIS杀害,目前与远房亲戚住在一起。

朱玛娜的叔叔认为小女孩在被ISIS关押期间遭到了虐待,“她曾经几次想要自杀,想要自焚”。

为了治疗朱玛娜的心理创伤,叔叔定期带她去看心理医生。心理医生说朱玛娜不爱说话,但从她画的画可以看出她的心理状态:“她画的小人脸上的表情代表着恐惧,小人的眼睛瞪着、双手向外伸开,代表着求救。”

朱玛娜的画。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认为自己已经“失去了童年”的伊亚德现在准备前往德国与家人团聚。虽然前方有了新生活,但他认为想要忘记发生的一切是“不可能的”。

“他们给我和整个社会造成了巨大伤害。未来几代人都不会忘记这个灾难、这些屠杀。”

当记者问伊亚德今后能否从这些经历中走出去时,伊亚德回答:“只能看看。”

7月13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伊拉克副代表拉马扎尼(Hamida Ramadhani)发表声明指出,虽然伊拉克政府宣布解放了摩苏尔,但摩苏尔的65万名儿童还迫切需要援助和保护。

拉马扎尼称这些儿童在过去三年里“一直生活在摩苏尔暴力的噩梦中,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有过很多恐怖的遭遇”,而他们在身体和心理上的创伤还需要很长时间来治愈。

界面-社会

Copyright ©2010-2014 Data-Land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隐私保护 德澜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314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