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澜文库

雅虎前CEO梅耶尔 可能出任Uber下任CEO
2017/07/15
分享人:匿名
分类:科技
更多

在上月美国打车公司Uber前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宣布离职后,该公司立即启动了一个由5名董事会成员组成的委员会,负责为Uber寻找下任CEO。援引知情人士消息,包括雅虎前CEO玛丽莎·梅耶尔在内的多名科技界精英,进入了该委员会的搜索视线。

当前的Uber可谓厄运连连,除了与Alphabet旗下的Waymo在自动驾驶技术上存有官司纠纷,目前公司上下士气低落,笼罩在一派悲观气氛当中。但这并不足以吓退那些试图参与Uber下任CEO职位竞争的候选人。

《纽约时报》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称,Uber董事会已对多位候选人进行了会晤,在这些人当中,包括雅虎前CEO梅耶尔、Twitter前首席运营官亚当·贝恩以及迪士尼前首席运营官汤姆·斯泰格斯,还有其他等人。

分析人士表示,Uber能够吸引多名对其CEO职位感兴趣的候选人并不奇怪。对于那些具有雄心壮志的人而言,这将是一次千载难逢的伟大机遇,因为Uber在未来可能将进行期待已久的首次公开募股,一旦成为Uber下任CEO,就将成为这家估值最高的私人科技公司的掌门人。有报道称,目前Uber的估值较最初的680亿美元有所下降,但其估值可能仍在500亿美元以上。

最抢眼职位

卡兰尼克宣布离职消息尘埃落定后,Uber下任CEO职位可能成为“世界上最抢眼的职位,”卡内基梅隆大学的兼职教授、杜克大学的研究部门主任维维克·瓦德华称。瓦德华表示,据他所接近的那些负责物色Uber下任CEO的人称,Uber公司正在寻找一个可以“真正能够使Uber转型”的人。   

“这是一个梦幻般的机会,”瓦德华解释称,“无论是谁,都可以进入这家陷入困境的公司,对其实施转型,然后成为一个英雄般的人物。”

与此同时,Uber现在由一个14人组成的委员会负责管理,这些人曾经直接向卡兰尼克报告。据推测,这些人包括首席技术官Thuan Pham、首席人力资源官利亚纳·霍恩西,首席安全官乔·苏利文,以及负责领导美国和加拿大地区业务的区域经理Rachel Holt。此外还包括最近Uber从哈佛商学院聘请的高级副总裁弗朗西丝·弗雷。

尽管这一14人组成的委员会可能不会处理各种日常琐事,但要管理好这支拥有12000多名员工的团队仍是非同寻常小事,其难度可想而知。瓦德华表示,当他问到一名投资者“你对Uber价值有何看法”,他说,“没有报太大希望。”

当下Uber公司的士气正在动摇,一些员工对公司下一步的发展感到担忧和沮丧,而其他一些人则对卡兰尼克被迫离职感到不满。在卡兰尼克辞职后,几名Uber员工和管理人员签名传阅了一份请愿书,要求重新恢复卡兰尼克的CEO职务。

“你不能由一个委员会来经营一家公司。”瓦德华解释称,“尤其是像Uber这样一家正处于一场战役中的公司。”

低调行事

科技人才经纪机构10x Management公司的合伙人迈克尔·所罗门表示,通常情况下,当一家公司的CEO辞职或被解雇时,该公司将在临时任命其COO、CFO或其他高管担任临时CEO。而Uber管理委员会的任务可能是让Uber“保持车轮转动”,并确保能够解决部分消费者的不良印象。

在卡兰尼克辞职之前,Uber一直在努力寻找新任COO,但Uber的其他高级管理职位仍然处于空缺状态,包括CFO、总裁、总法律顾问和工程高级副总裁等等。   

自卡兰尼克离职以来,除了宣布一些新的政策外,Uber似乎一直在保持低调行事。本周四,该公司表示已与俄罗斯搜索巨头Yandex建立了合作关系,两家公司将合并各自在俄罗斯和其他几个东欧国家的专车业务,组建新的估值为37亿美元的独立合资公司。据彭博数据显示,作为交易的一部分,优步将投资2.25亿美元,在新成立的合资公司中持有大约37%的股份。     

除此之外,Uber还开始向美国地区司机提供小费服务,旨在改善对Uber司机的保护,这一举措被认为是Uber“180天变革”的一部分。该公司还表示,在未来6个月当中,还将推出更多改进措施。

超级投票权

瓦德华称,无论谁接替卡兰尼克最后成为Uber新任CEO,一旦上任这一职位,都可能处于危险境地。因为卡兰尼克仍然留任Uber董事会,而且他与Uber的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加勒特·坎普手上握有一票对应10票的“超级投票权”,拥有“超级投票权”的卡兰尼克,要想控制公司一半以上的投票权应该不难。正因为如此,Uber的董事会还不能完全抛弃卡兰尼克。     

风险投资机构塔斯克公司的创始人布拉德利·塔斯克对此表示:“他们必须和卡兰尼克合作,共同物色新任CEO,就像任何董事会都必须与大股东合作一样。”作为Uber的早期顾问,塔斯克在2011年成为了Uber的投资者。

瓦德华表示,在Uber寻找下任CEO过程中,以及Uber在未来安排CEO以下职位时,卡兰尼克可能仍会起到一定影响作用。“我认为,在Uber面临的所有前景当中,最大的担忧是,特拉维斯到底还会有多少控制权。未来的他能够‘起死回生’吗?他的影子是否依旧会缠绕Uber?”

驱动之家

Copyright ©2010-2014 Data-Land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隐私保护 德澜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314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