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澜文库

全球土著权利宣言颁布10年 如今这3.7亿人过得好吗?
2017/08/10
分享人:匿名
分类:生活休闲
更多

2017年4月25日,巴西巴西利亚,当地印第安人游行抗议土著人权利被侵犯,与警察安生冲突。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1923年,卡尤加族(Cayuga)的酋长Deskaheh来到瑞士日内瓦,想就北美原住民联盟易洛魁联盟(Haudenosaunee)的权利问题发表演说,却被禁止进入国际联盟会场。

几十年后,虽然土著人的命运不再遭受国际社会的漠视,但联合国发布的数据提醒我们,在全球90个国家生活着的大约3.7亿土著人民,占世界人口比重不足5%,在最穷困人群中的比重却超过15%。

“土著”的概念是相对于各地区历史上的外来殖民者而言。如今的他们是全世界最弱势的群体之一,遭受着贫困、流离失所、歧视与暴力。

为保护土著人民权利并维持其特有的文化和生活方式,联合国大会已将每年的8月9日定为世界土著人民国际日,此外还于2007年通过了《联合国土著人民权利宣言》。

在《宣言》通过10周年之际,联合国总部邀请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土著民代表一道庆祝世界土著人民国际日,并呼吁世界对土著民予以更多关注。

10年来,土著人的命运是否因为《联合国土著人民权利宣言》而改变,他们的生活和权利又是否得到了改善?

欧洲

2016年10月27日,瑞典Dikanaess村附近,一名萨米男子将驯鹿赶进围栏,清点数量并为筛选出的小鹿做标记。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萨米人是北欧的原住民,主要居住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北部。17世纪之前,萨米人一直以狩猎捕鱼为生,直到瑞典、丹麦和诺夫哥罗德开始在北部设立殖民地,萨米人逐渐被同化,并开始了一段维护自己文化传统和语言的艰难岁月。

20世纪下半叶,萨米人开始自发在斯堪的纳维亚国家中重建自己的民族,并积极争取官方语言地位以及土地权。他们在语言方面的努力十分成功,目前萨米语已被芬兰北部的三座城市确定为官方语言。

然而,由于非萨米居民担心丧失自己的土地,萨米人争取土地权的进展却困难重重。事实上,土地是萨米人作为独特群体存在的前提。没有土地,萨米人包括驯鹿养殖和捕鱼在内的生计就无法得到保障。

今年,萨米人迎来了一个好消息——挪威、瑞典和芬兰三国终于在《北欧萨米族公约》上达成一致。该公约旨在保障和加强萨米人的权利,允许萨米人保护自己的语言、文化和生活方式,减轻国界对萨米人造成的困扰。

虽然将该公约纳入国家立法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但北欧国家对萨米人在诸多方面的保护措施,都为土著人民权利保护树立了榜样。

美洲

10年间,南美的土著权利保护也取得了相当大的进展,许多拉美国家政府开始承认土著人的自主权利,其中玻利维亚就将《土著人民权利宣言》融入宪法。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本人就是一名土著印第安人,自他2005年当选后,土著人在玻利维亚的地位日益提高,并不断得到来自政府在教育、医疗等各方面的扶持。

此外,哥伦比亚、秘鲁和厄瓜多尔等国也批准了土著人的管辖权以及保护传统生活方式的相关法律,智利等国则开始公开表示要将对土著人的认同纳入宪法改革中。

但是同样,这些旨在保障土著人权利的法律从批准到真正落实依旧有一段距离。

例如,一些秘鲁的公司想开发土著人居住地的矿产与木材,这就导致一心保护家园的土著人与当地人产生矛盾。虽然秘鲁在法律上承认土著人的土地权,但很大一部分土地所有权尚未形成正式文件,导致纠纷难以解决,而打官司对土著人而言不仅不方便,而且代价高昂。

维权之路受阻,致使很多南美土著人面临的矛盾与暴力持续。2017年4月25日,巴西利亚当地印第安人为抗议权利被侵犯而游行时,就与警察发生暴力冲突。

在北美,美国和加拿大分别于2010年和2016年签署了《土著人民权利宣言》,这表示两国政府打算依照宣言的精神来对待印第安土著,承认土著居民的权利以及基于其自身文化和社会规范的自决。

澳洲

2015年6月26日,澳大利亚墨尔本,数千名抗议者上街集会抗议西澳大利亚政府计划关闭150个原住民社区。集会在之后天蔓延至其他几座大城市。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提到澳洲的土著人,就不得不谈到那“被偷走的一代”。

澳大利亚政府在1909年到1969年间,强行将10万名原住民儿童带往白人家庭或者政府机构照顾,让他们与父母分离,这样的“同化政策”给土著人带来了无尽的伤痛。2008年,时任总理陆克文向原住民正式道歉,迈出了历史性的一步。

如今,这些土著人的生存状况依然艰难,土著人入狱人数几年来不断飙升,他们的健康状况和预期寿命也都远不如其他澳大利亚人。他们数十年如一日在联邦、州和地方各级政府为自己争取权益,为争取建立一个得到宪法承认的原住民代表机构而奋斗,为所遭受的不公示威游行。

非洲

在非洲,虽然很多政府都在否认土著居民的权利,但跨国土著权利组织为土著首领们提供了许多让他们讲出自己遭遇的机会,以及支持自己族群的方法。例如,在国际社会的努力下,坦桑尼亚的马赛人就得以保护自己的文化遗产并支持妇女权利。

目前,全球各地不少土著人群体依然不断与边缘化、贫困、暴力冲突作斗争,甚至有诸多迹象表明,今天的土著人民面临着比10年前更多的侵权行为与抗争。

不过值得欣慰的是,相比于卡尤加族酋长当年的遭遇,现在的土著人有了越来越多的渠道发声,述说族群的遭遇,讲出自己的故事。

界面-社会

Copyright ©2010-2014 Data-Land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隐私保护 德澜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314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