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澜文库

被基地组织关押六年的摩托车手:我学会了观察候鸟
2017/08/11
分享人:匿名
分类:生活休闲
更多

2017年8月10日,麦高恩在南非约翰内斯堡召开新闻发布会。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为了让自己保持乐观,麦高恩(Stephen McGown)在被基地组织关押的近六年时间里培养了观察候鸟的爱好。

当得知自己将被释放的时候,麦高恩并不相信,以为只是句玩笑话。

“要真正去理解很困难。到了这个阶段,你已经经历了太多波折,不知道应该相信谁。事实上,你并不想去相信。之前有太多次说你会获释,但最终都是打击,已经厌倦了。”

2011年11月25日,正在进行撒哈拉沙漠摩托车之旅的麦高恩,与一名瑞典人和一名荷兰人在马里廷巴克图的一家旅馆内遭到基地组织北非分支“伊斯兰马格里布”(AQIM)士兵劫持。一同遭劫持的另一名德国人被当场打死。

荷兰人赖克(Sjaak Rijke)于2011年被执行突袭任务的法国特种部队救出;瑞典人古斯塔夫松(Johan Gustafsson)于今年6月获释;拥有英国和南非双重国籍的麦高恩于7月29日获释,也是最后一个获释的人质。

麦高恩与妻子。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据《卫报》8月10日报道,周四在南非约翰内斯堡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麦高恩说最难熬的是第一年。

在最初的几个月,麦高恩等三人被铁链锁在一起,关在一个地下室里,最冷的时候三人只能共用一条毯子。除了要忍受撒哈拉的极端天气,三人还需在缺水缺粮的情况下想办法存活。

麦高恩说,他在被关押期间曾经有“三次担心自己活不成了”,但他并没有透露当中的细节。

被关押一年后,瑞典人古斯塔夫松试图逃跑,但在跑了两天两夜之后,还是被基地组织士兵追上。周四,古斯塔夫松在瑞典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他当时以为自己会被处决。

此后,为了改善生存处境,麦高恩和古斯塔夫松都改信了伊斯兰教。

对于麦高恩而言,改信了伊斯兰教之后,他发现这个宗教里有很多“好的东西,对一个人的性格有严格的要求”。恢复自由身之后,他并不想改回原来的基督教。

对于古斯塔夫松来说,改信伊斯兰教完全是为了活命,“我对伊斯兰完全不了解,我都不敢确定关押我们的人是否真的相信我改信仰了。但我发现他们认为接受我改信伊斯兰教的说法是他们的责任”。

在这之后,两人的待遇得到了改善:一日三餐、需要时有药吃、有人帮忙洗衣服、每天能锻炼身体、偶尔还能听收音机。

但麦高恩说,虽然处境有所好转,三人依然明白自己是囚犯,“在食物链最底端,如果你走出50米之外,他们就会发现”。

对于自己是如何熬过这六年的,麦高恩称除了培养观察候鸟和修棚屋的爱好,他一直在寻找生活中积极的一面。

“有时候你会睡很久,有时候你很悲惨......我试着让自己逃避现实,有时候我去锻炼。我试着在绝境中看到一些好的东西。”

麦高恩表示,当基地组织士兵告诉他可以走了的时候,他并不相信;直到在前往马里东部城市加奥的路上,他才回过神。

“我车里的司机转过头对我说‘你自由了,可以走了’,我的反应是‘喔,好吧’。司机说‘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下车试试’。这时候我才真正意识到:他可能不是在逗我玩。”

麦高恩说当他坐上另一辆开往加奥的车时,心里想的是,“如果他们要把我抓回去,我就跳车逃跑”。最终,在被关押近六年后,麦高恩平安回到了约翰内斯堡。但遗憾的是,他的母亲在今年5月去世,没能看到儿子归来。

南非当局在周四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麦高恩已经接受了体检,没有发现任何“重伤”。南非政府称,麦高恩的获释是南非与马里相关方面和慈善机构“赠物者组织”(Gift of the Givers)谈判的结果,政府没有支付任何赎金。

2015年12月,关押三人的基地组织成员与“赠物者组织”联络,要求支付1000万英镑的赎金,后来又降到了500万英镑。

瑞典政府也表示,没有为古斯塔夫松的获释支付赎金。

对于重获自由的麦高恩来说,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如何回归正常生活。

“我尽力让自己在逆境下保持乐观。我不想获得自由后变成一个愤怒的人,我不想让自己成为家里更大的负担。”

界面-社会

Copyright ©2010-2014 Data-Land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隐私保护 德澜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31485